成功人士的创业故事_母爱的作文|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以后的以后》第一回_散文网

来源:情文学小说网   时间: 2021-08-28

第一回

“我们都在以不同的方式遇见,而就在遇见开始“

(1)

故事从2010年8月31日开始。

已是末时节,但骄阳还是直直的照着人们。

王子扬左手拉着一个印有“travel to the world”的黑色行李箱,右手提着一个塞得满满的提包,肩上还挎着一个小包,气喘吁吁地站在东光县一中大门口。( 网:www.sanwen.net )

望着门口人影攒动拥挤的人群,不觉得叹了一口气,擦了一把汗,继续往里面走。

今天是县一中高一新生开学的日子。县一中虽然不是什么省市重点高中,但是在周边几个县城里还是不错的一所学校。

子扬在人群里艰难前行,不时的有人过来问路:

“同学,请问一下宿舍楼在哪里?”“同学,这附近有超市吗?”

每每这时候,子扬总会无奈的回答道:“不好意思,我也是新生。”心里却在暗骂:没看见劳资也提着行李吗?!

子扬跟着人群艰难的寻找宿舍楼,走着走着却发现跟错人了,竟然来到了宿舍楼。

天热人燥,他狠狠地将行李一丢,坐在树荫下,用手不停地扇风。

这时候有人骑车路过,说道:“同学,把你的东西动一下好吗,我过不去。”

子扬抬头一看,这人粗眉大嘴,说话彬彬有礼,像个善人。

于是可怜兮兮的说:“同学,你知不知道男生宿舍楼在哪里?”

“直走左拐,就在操场北面”,顿了顿,瞧了一下子扬众多的行李,“我正好要,我帮你驮过去吧。”

“好的,那谢谢你了”。子扬如遇救星,边说边将提包放到车子的后座位上。

“对了,同学你叫什么?”

“孙博伟,你呢?”

“哦,我叫王子扬。你也是新生吧?”

“……算是吧”,博伟迟疑了一下。

边说边走就来到了寝室楼下,博伟问:“你住哪个寝室?”

子扬突然才想起来,好像并没有接到住哪个寝室的通知,:“没有通知我。”

“不会呀,你看看在你的通知书上是不是写的有?”

子扬左翻右翻,找出了那张皱巴巴的通知书,:“我晕,这……“

博伟拿过通知单,调侃道:“222,挺好的,在二楼。你上去吧,我去找同学还有事情。”

子扬道过谢后,说了句“擦”。晃晃悠悠的上楼了。

(2)

222寝室在二楼的最里面,子扬推开门,八张上下铺的床板,八个小的铁柜子,这就是宿舍内的全部家具。

“同学,你也住这个寝室呀?同学,同学……”打断了发愣的子扬。

“啊……啊啊,太原重点癫痫病医院是是。”回过神来,找了找自己的位置,在下铺,靠着窗户,不错的位置。

子扬手忙脚乱的收拾着东西,被子,床单,褥子,枕头,垫子什么的还有一大堆的衣服和护肤品。

“你怎么带这么多东西啊?需要帮忙吗?”

“不需要。对了,你叫什么?”子扬停下来,望着他。

只见那人走过来,摆出一副握手的姿势,“我叫郝赫,赤耳郝,赤赤赫。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子扬把手伸过去,“王子扬,王子的王子,飞扬的扬”。

郝赫望着子扬一大堆零乱的东西,:“我帮你整理一下吧,惨不忍睹的。”

子扬尴尬的点了点头,心想:才认识40秒,就开始损我。

“你一个大男生用这么多护肤品干什么?”

“你怎么带了一个棉被,我们不是在武汉好吧?”

……

一切弄完了之后,郝赫问道:“一起去打会篮球吧,你上铺那哥们儿就去打球了。”

“我不会打篮球,我去班上找个人,你去吧。”

(3)

子扬背着书包,静静的看着一张张陌生的脸,中考失败的阴影还是在心里挥之不去。以他的成绩去当时H市的重点高中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因为中考跑题,阴差阳错,不情愿的来到了县一中。赌气,趾高气扬,看不上这里的一切。

他要去找他一个初中同学,刘依依。依依初中三年一直都是子扬的前桌,两人的关系也还不错,恰巧的是他们被分在了同一个班级,高一(12)班,文科重点班。

走进教室,看到的黑压压的都是女生,他以为来到了女儿国。

“子扬,子扬!”,依依站起来,一边说,一边挥手示意他过去。

子扬走到依依旁边的位置就坐下了,“你什么时候到的啊?怎么找了个这么靠后的位置?”

依依一笑,露出八颗牙齿,:“我上午就到了。我这么高,坐前面会影响其他同学的,嘻嘻。”

“这是你男啊?刘依依。”一个贱贱的声音从两人耳后传来。

子扬一回头,只见这人蘑菇头,咧着嘴,两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猥琐。

子扬看着依依,“这位是?”

“刚刚认识的,人特逗。”

“你才逗,我很正经的好吗。“说着整理着衣领,还咳嗽了一声。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依依连忙问道。

那人挤眉弄眼,想了半天,:“我叫……我叫……,你猜!”

依依完全回归了汉子形象,恶狠狠地回了一句:“猜你个死人脑袋!”

子扬倒是聪明,对依依说:“你看看他的本子不就得了。”

说是急那时快,依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了那人的一个本子,那人试图阻挠没有成功,叫嚷道:“你真是个汉子,还给我。“

依依打开本子,看了一眼,笑的前仰后翻,:“陈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啊火山,你这名字真奇葩,跟你这人一样奇葩,你妈怎么给你取得名字呀。“

“认不认识中国字呀,那是陈灿,语文体育老师教的啊。“边说,边抢回了依依手中的本子。

子扬也是无奈的笑了一下。三个人就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说学校这不好,那不好;班主任会是怎样的人等。

突然一个人抱着足球从门外进来了,不是别人,正是孙博伟。

子扬脑子前后翻滚终于想到了这个人的名字,抑制不住激动之情,喊道:“孙博伟!”

博伟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走了过来。

“真巧,你怎么在这?”,博伟瞪着两只大眼问道。

“我是这个班的呀,你怎么在这?”

“我也是这个班的。”

“来来,一起加入我们吧,分析一下咱们班男女生比例。”陈灿呲牙咧嘴的。

“文科班嘛,我都没有看见几个男生。”依依口直心快。

四个人聊着聊着就到了晚饭。这时候突然一位中年走进教室,身材丰腴,葡萄紫色的卷发轻轻挽起着,身着满身红牡丹的连衣裙。

顿时教室鸦雀无声,唯独陈灿不长脑子的喊了一句:“这不会就是我们班主任吧?”

只见她慢慢的走上讲台,“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刘美馨刘老师,今晚七点大家准时在班上集合,召开一次班会,请互相通知一下没有在班上的同学。”说完就优雅的离开。

陈灿又神算起来,“看她的气质,她应该是教语文的。”

依依皱着眉头说,:“火山大哥,你话真多。”

“切,一起去吃晚饭吧,带着你们见识一下我们大一中的食堂。”陈灿说。

“挺有的,那就一起吧。”孙博伟说。

于是乎四人结伴去了食堂,第一次吃高中的食堂,那场景你还记得吗?

(4)

晚上七点,大家准时集合,唯独两个座位是空着的。

刘老师说:“你们的位置暂时就按照这样坐,有问题的私自找我。”

这样的话,孙立伟和王子扬就成了同桌,依依继续是子扬的前桌。

“现在我要在班上选一位班长,你们谁在初中当过班长或者谁想当班长,举手示意下。”,话音未落,蹭-蹭-蹭,接连举起了四只手,连同依依的同桌,黄英佳。

依依回过头跟子扬说:“你不要试一下吗?你初中也当过两年班长呀。”

王子扬在初中可谓过得风风火火,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全年级前五名,又是当时班上的班长,成为很多人羡慕的对象。可对于误打误撞来到县一中的他,蔑视这里的一切,所以也没有激情去争取什么。

刘老师看了一下四位举手的同学,看着王子扬,问道:“王子扬,你不要试一下吗?”,这时全班的目光齐刷刷的朝他看来。

“我还是不要了,不是还有其他同学吗?”

“你是班上入学成绩最好的,你就先干着吧。等以后我对其他人了解一临沂癫痫医院在哪里下,再考虑换一下。”显然刘老师不买子扬的账。

“可是老师,你这样,对其他同学不公平。”此话一出口,全班哗然,依依听的也是目瞪口呆。博伟拉了一下子扬的衣服,示意他坐下,不要说了。

刘老师远远地看着子扬,第一次班会就有学生这么直撞的说话,还真是第一次。强忍火冒三丈的情绪,:“不要管这么多,你做好你自己就好了!”

话音刚落,这时“!”,郝赫和郑坤鹏大汗淋漓的站在教室门口。郑坤鹏,正是王子扬上铺的那哥们儿。

“你们两个去干什么了!这都七点十五了!第一次班会就迟到!门外站着去!”刘老师显然把刚才憋着的气都撒在了这两人身上。

两人站在门的一边,郑坤鹏低声道:“丫的,太凶了吧。完了,三年没有好日子了。”

子扬见状也就坐下了,就算默认了班长这一职务。

全班此时安静的仿佛来到了真空状态,大家的呼吸声都放得很缓很低,教室压抑的就像一个高压锅。

“我是第一年当班主任,所以还请大家积极支持我的。我不想以学生为敌的,如果你们先把我放弃,我就不得不放弃你们了”,刘老师自己忍不住笑了一下。

课堂气氛总算缓解了一下,“大家现在可以回去收拾准备一下了,明天见。”

刘老师走出教室,看着面前两个180左右高的大男生,“是不是去打篮球了?你们不知道开班会吗?你们以后注意,进去吧。”

刘老师刚刚一转身,郑坤鹏就做了一个鬼脸。走进教室,大家都在整理东西。

“子扬,没想到你这么牛X呀?学习好,受到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孙博伟继续说,:“跟我遇到的学习好的乖学生不一样。”

“扬哥,以后就是班长了,以后还得多多关照呀。”一旁的依依脸都笑出了一朵花。

子扬拍了一下黄英佳的肩膀,英佳转过头,惊讶的看着子扬。

“你是不是想当班长,我跟老师说一下,换成你吧?“

英佳脸红红的,像个小女生,低声道:“不用了,你挺适合的。“

子扬心里就想,这么内向的一个女生怎么会有勇气当班长的。

(5)

大家陆续的离开了教室。

“一起回寝室吧,大班长“,陈灿口里舔着一根棒棒糖。

“一个大男生,漱棒棒糖,真恶心“,依依白了他一眼。

“我愿意,女汉子依依“,边说,边拉了一下依依的小辫子。

“陈火山,我跟你拼了!“两人开始在教室里追逐打闹。

“你们先回去吧,我家就在这附近,我不住校,回家的。“孙博伟说道。

“好吧,那我们先走了。“子扬冲着那两人喊道:”走了,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刘依依和陈灿还是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

孙博伟开锁推车的时候,看见了黄英佳低着头朝这边走来。

“你是不是坐我前面长沙治癫痫的专科医院的黄英佳?你也不住校呀?“

“嗯“。

“你自己吗?你家住……“话音未落,远处传来:”伟哥,你还走不走了“

“来了!我先走了,你路上小心一点。“博伟推着车子匆匆的跑开了。

有人说,沉默话少的人心里有很多的故事,那黄英佳呢?

(6)

回到寝室,还空着三个床铺。

“不会我们就五个人一个寝室吧?真是极好的!“陈灿说。

五个人,王子扬,陈灿,郑坤鹏,郝赫,还有一个张国庆,高中的集体宿舍里,总有那么一个人与其他人格格不入,而在222,那个人就是张国庆。

这时,郑坤鹏和郝赫在外面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进来。

郑坤鹏,看了一眼大家,“哥们儿好,我叫郑坤鹏。“黝黑的脸,健硕的身材,小短发,一身湖人队服,一看就是一个运动男。

郝赫看着一旁偷偷摸摸玩弄着手机的子扬,:“子扬,学校不是不让带手机吗?”

“不要让学校知道就好了。”

“干啥呢?不会再跟小女友聊天吧?”陈灿那个不正经的,边说边凑过来。

“大赫,你饿不饿?只顾着虐他们了,晚饭都没有吃。”郑坤鹏边说边脱掉上衣。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饿了。我这里有点零食。”边说边伸手去包里拿。

“有吃的呀?来来来,都拿出来,一起吃。”陈灿暴露出吃货的本质。

子扬把爸妈准备的鱼罐头、牛肉干、面包什么的也都拿了出来。

大家西拼东凑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堆到了陈灿床上。于是大家都聚集在了陈灿床上,说说笑笑的,谈天说地。

“那哥们,你要不要来点。”郑坤鹏对在一旁看着红楼的张国庆说道。

只见张国庆摇了摇头,继续低头看着。

县一中的第一天,第一个晚,因为有了他们才不会觉得举目无亲。

送给读者的话:

张玲曾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以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句:‘奥,你也在这里吗‘“。这似乎就是我们的相遇,那么平淡无奇,但正是当初一个平淡的巧合,一个微笑,一句话,一个帮助,都可以让我们有剧情让故事继续发展。

不是所有的遇见都会天长地久,但是所有的遇见都是的。中有很多的遇见,你遇见我,或者我又遇见你。有些遇见成为一见钟情的恋人,而有些遇见成为一辈的朋友,或者有的遇见只是一个擦肩。

还记得当时你们遇见的情景吗?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时的他穿的什么?留的什么发型?你还记得吗?当时的第一句话是谁先讲出来的?

我们都在以不同的方式遇见,遇见就有意义,而每个故事往往就在遇见开始。

(本回完)

首发散文网: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