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人士的创业故事_母爱的作文|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2008:宝鸡文坛新视听-

来源:情文学小说网   时间: 2021-04-05

  在中国当代地图上,宝鸡是一块充满魔力的风水宝地,一棵棵大树拔地而起,一簇簇新秀脱颖而出,使得越来越多的读者和评论家睁大惊异的目光!2007年2月9日和16日,本报分上、下两篇首次以《妙手描画万木春》为题搞了一次大规模的“宝鸡籍作家新年大展”,重点展示了红柯、温亚军、冯积岐、吴克敬、马安信、莫伸、薄厚、李广智、江冠宇、安武林、常智奇、景斌、显晔、杨耀峰、赵韬、郭鉴明等16名宝鸡籍作家的创作近况和整体实力,试图将宝鸡籍作家一网打尽。此文一出,迅即在省内外产生很大反响,充分显示了党报的权威和影响!
  一年之后再回首,发现还有不少“漏网之鱼”和业已成长起来的文坛栋梁,有必要再来一次新春“大阅兵”!那么,大家现在就跟随我的引领,让眼眸登上本报三月明媚的版面,到姹紫嫣红的宝鸡文坛来一次“文学踏青”吧——
  
  ●文坛宿将“独木成林”
  
  王宗仁:以笔为旗唱大风
  
  爱尔兰大诗人彭斯有首诗歌名篇《我的心呀在高原》,用在从扶风县太白乡长命寺村出生的老作家王宗仁身上是再也恰当不过的了!这位当年扶风中学毕业的学生娃,在当了一段村小学民办教师后,于1958年应征入伍到青藏高原,成了一名敢用生命作代价的汽车兵。在随后的50年里,他用记者和作家的双重视角和如椽大笔,创作了几乎全部以青藏高原为题材的500多万字的骨血丰盈的真情佳作,共出版散文、散文诗和报告文学专集《雪山采春》、《青藏风景线》、《荒原与人》、《地平线》、《睡狮怒醒》、《日出昆仑》、《苍茫青藏》等30余部,其中《写在她远行的路上》获全国第一届优秀报告文学奖,《历史,在北平拐弯》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散文《夜明星》、《女兵墓》、《拉萨的天空》和《藏羚羊跪拜》等众多代表作,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分别被选入全国初中或小学语文课本!
  作为中国当代军旅作家中绝对不可或缺的王宗仁,一直传承着老家扶风籍汉史官、文学家“三班”(班彪、班固、班昭)一家人纪实文学的精神薪火,从报告文学起步,终身为兵、终生为高原歌与呼,一篇篇“大特写”、“大散文”书写着惊心动魄、壮丽牺牲,以及严酷中的温暖,弥漫着革命英雄主义情怀。几十年来,他身在京华却魂系高原,共120多次翻越唐古拉山,创造了一个文人、一个军官、一个作家的最高纪录,因此被誉为当代文坛“昆仑之子”。
  如今,年届古稀的王宗仁已从解放军总后勤部政治部创作室主任的位子上退下来,但还身肩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2000年春天,他创作的不足1300字的散文《藏羚羊跪拜》再次轰动文坛,并迅速在全国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保卫藏羚羊的环保行动,就连“超女”艾萌萌也专门找到作家,为她赶写一首《怀抱藏羚羊的女孩》并远赴青藏拍摄了MTV。《藏羚羊跪拜》至今已被选作20多种大学或中小学语文课外读本,河北省还选成小学三年级语文课本。著名老编辑家崔道怡说:“《藏羚羊跪拜》写了人的兽性,兽的人性。”作家柯云路说:在时下国人骄奢淫逸、浮躁难耐的氛围下,一个知道苦难的作家,对人们的作用、对一个民族的作用非常大,他们是清凉之水、清世之音,能够让我们不忘过去,应对未来!
  
  唐栋:开创西部“冰山文学”
  
  在石头河流经岐山安乐地带的两岸,出生了两位声名显赫的大作家:唐栋、温亚军。在安乐镇郑家磨村出生的唐栋,1969年从农村入伍到新疆,成了霍尔果斯边境口岸以北某个地方哨楼里站岗的小兵。但热爱文学的他硬是靠着农村娃的顽强和吃苦精神,一步步自学成材,最终走上了中国当代文坛的巅峰。他的《雪线》、《雪岛》、《雪神》、《沉默的冰山》、《野性的冰山》、《愤怒的冰山》等一系列浓郁着西北风情的文学作品,以开创中国西部“冰山文学”成为他文学事业上的重要标志。而成名作《兵车行》一次荣膺1983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此前他的话剧成名作《天山深处》已获1980-1981年全国优秀话剧剧本创作奖。


  1993年,唐栋突然离开西部到岭南生活,来了个小说猛刹车,专心专意地写起了话剧。继曾经的《天山深处》、《岁月风景》、《棕榈,棕榈》、《回家》等后,近年还创作了《宋王台》、《都市军号》、《岁月风景》、《回家》等一系列脍炙人口的话剧作品。2007年4月为纪念中国话剧诞生100周年,文化部隆重授予他“优秀话剧艺术工作者”荣誉称号。这是对他多年来埋头话剧事业的高度褒奖!
  从新疆军区话剧团编剧、兰州军区文艺创作室副主任到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话剧团团长、文工团政委及至现在的文创室主任,唐栋始终与文学不离不弃,厚积薄发,破茧成蝶!2006年,他创作的以长征剧社为题材的红色话剧《天籁》,2007年进京参加“第五届全国话剧优秀剧目展演”和“纪念中国话剧诞辰百年经典剧目展演”,再度为他赢得巨大荣誉,迄今已演出百余场之多。一位资深评论家高度评价:“话剧《天籁》首次用文化的视角来解读长征,首次用纪实的手法来演绎话剧文本。这两个极具艺术创新勇气与胆略的‘首次’,无疑将会被浓墨重彩地写进中国百年话剧史。”
  提及最近的情况,唐栋告诉我,他一面忙着回归小说创作(毕竟这是他的看家本领),一面继续话剧创作:正为河北搞一台写司法战线的大型话剧《黎明从黑夜开始》,再就是“触电”、为湖北搞20多集“三线”题材的电视连续剧《39座桥》……粗略统计,唐栋这些年共发表作品400多万字、最新出版了《唐栋作品集》(6卷)和《唐栋剧作选》。军旅作家王树增评价他“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文坛上最具魅力的作家之一。”
  
  ●实力派撑起的“阔叶林”
  
  范文:黄河在心间奔流
  
  今年刚过50岁的范文一直在文学视野之外,这几年才突然闯进作家阵营,并迅速在文坛刮起一阵“西北风”!从岐山县枣林镇范家塬出生的他,高中毕业后当过民工、民办教师,30年前考入西安理工大学,学的印制机械设计与制造,毕业后就到兰州印刷厂工作。后来他由兰州团市委书记到市旅游局长去年再到兰州市文化出版局长,在兰州一呆就是25年。直到2001年,他用曾经设计机械的手却为自己设计出了全新的文学之路,这或许是连他自己都始料未及的!2003年,敦煌文艺出版社推出了他的黄土地长篇小说、40多万字的《雪葬》,评论家王君认为:“范文的处女作《雪葬》用近似于漫画的手法为我们勾画了一幅乡土气息浓郁的社会发展变革图。” 甘肃省委宣传部为此召开研讨会,《雪葬》后来还荣获甘肃省“黄河文艺奖”呢。
  对范文而言,用4年时间辛苦创作的第二部长篇力作《红门楼》应该是他的代表作——去年10月份交给上海文艺出版社,社长看后给予高度评价,准备打造成该社的“拳头产品”!这部45万字的小说跟《雪葬》一样继续关照兰州历史,从解放前一直写到“文哪些是癫痫患者不能吃的革”,从一个普通百姓的命运展示出善良人性在多次政治运动冲突中的碰撞、扭曲,深刻揭示了政治运动对整个民族性格带来的灾难性的“病态的复发”,可谓振聋发聩,发人之未言!最近他正静下心来“精耕细作”他的《红门楼》,争取能年内出版。不过,除了局长的位子,他现在还多了个新头衔:兰州市作家协会主席。
  
  黄默:一枚沉默的黄金
  
  目睹诗坛20多年之离、奇、怪现象,直至这一、二年的什么“口水诗”、“下半身”、“梨花体”等等。但在黄默那里,依然风轻云淡、洁净自如。不动声色地写、不为名利地写,苦苦地写、默默地写,一如既往地写、坚持自我地写,他是令我尊敬的、为数不多的真诗人!


  黄默大名黄培德,现在陈仓区文化馆作文学干部,也是半百的人了。许是1975年就从西安来宝当知青的经历和情怀,使他至今深居简出,不占圈子、不为名累,特立独行,诗里行间葆有老诗人绿原的简练、白朴。从1981年写作至今,《诗刊》、《绿风》、《星星》、《诗歌报月刊》、《飞天》、《江南》等刊发表诗作近千首,可大家能见到的、仅有80年代内部出版的袖珍诗集《烛光》。尽管是一袭诗的烛光,岁月静默中却还能照耀心灵!
  这么多年来,黄默除过做孝子外就是蜗居独思,安然写作。2007年仅在外发表20多首,70多行诗歌《从时间中穿过》在美国《新文学》发表,《绿风》、《情诗》等刊也发了些短诗,但最新力作组诗10首《一个人》很是厚重,对自己生存状态的描述和对社会弱势群体生活的描写,在大西北的黄土里让你能感觉到心疼!其实,他很想好好公开出版一本自己的诗集,可惜现在的诗歌书市几乎全得自己掏腰包。经济拮据的诗人只好望书兴叹,仅私下油印装订了几本自编的新诗集。
  黄默说,写诗最好的状态就是“在边缘”行走:远离中心地带,容易静下来心琢磨点东西,就像剥丝一样一层一层能触摸到诗歌的核心。品味他的短诗,感觉就像文火炖牛骨,让人慢慢品出骨髓味——那抹久违的、暖心的烛火。
  
  李君:在另一方天地发红
  
  从部队成长起来的作家李君本名李广汉,早年喝过嘉陵江的水,所以他创作的长篇小说《送懒婆》等几部作品里,总有老凤州的影子。当兵时他就多次在《解放军文艺》等刊发表作品并获奖,前几年又以《冥婚》、《三花脸》、《白鼻子》等中篇小说和一部长篇《尘惑》红火了一阵子。现在市文联工作的他,虽没有了前些年写小说的风光,但自2000年开始“触电”后,又“改道”在另一方天地发红发紫了:首部影视作品《正月十五唱大戏》根据他自己的小说《黑棉袄》改编,于2003年正月搬上央视荧屏,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像当兵搞创作那会儿“连续作战”,2005年25集的《决胜天良》,2006年20集大戏《西部热土》均在央视播出,反响不错。
  李君乘胜追击,2006到2007年间,有两部电视剧完成拍摄并陆续播出:央视和吉林电视台合拍的28集电视剧《朱老四和他的儿女们》,根据吉林一个企业家办起亚洲最大的私立孤儿院的真人真事创作;25集《墓道》由西安光中影视公司投拍并已在春节期间开播。根据其《墓道》电视脚本改编的3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洛阳铲》去年曾在本报连载。最近,西安光中影视又开拍了他的20多集的《登云楼》,目前剧本已完成,讲的是建国初期西部地区一个女医生的命运故事。
  
  王云奎:无心插柳柳成荫
  
  最近,《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陕西省官员写作蔚然成风”的短文章,竟一石激起千层浪,省内多家媒体纷纷“跟进”:副省长张伟发表长篇小说《五福》,省国家安全厅厅长李宗奇出版《宗奇散文》,省国资委主任白阿莹出版散文集《绿地》、短篇小说集《惶惑》,延安市志丹县委书记祁玉江出版《山路弯弯》、《心路历程》等6部散文集,从宝鸡凤翔县成长起来的王云奎发表于《美文》杂志的《一个财政局长的工作手记》,获全国首届冰心散文奖……
  因《一个财政局长的工作手记》轰动文坛的王云奎,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文学写作改变了他的人生:几年来除出版散文集《一个财政局长的工作手记》、《昨天的记忆》等之外,多篇作品还连年入选全国散文年选,并连续几年入围中国散文排行榜提名。2007年,《怀念老叔》、《最后的眼泪》、《窗子里的月光》先后发表在《人民日报》、《大地》双周刊、《青海湖》等报刊。特别是在《宝鸡日报》上刊登的一组城市小品,从细小处入手,以细腻的笔触,叙述这个城市的变化,抒发了作者的感慨,在一定范围内引起了反响。《过桥洞》被收入《2006年中国精短美文100篇》,《爱与亲情的纽结》、《叫永德的舅父》先后被2007年《散文选刊》3期、10期选载,《最后的眼泪》被《小品文选刊》2007年第15期选载……


  现在,王云奎依然钟情于财政散文的写作。去年上半年,受财政部邀请,他先后几次参加了《公共财政与百姓生活》一书的编撰,随后还写了近万字的《宁波纪行》和近5000字的《天上地下的话》。与过去几年相比,他写的少了、读的多了、想的就更深邃了。特别是还开始涉猎小说写作:继前年《延河》发表近万字的小说《搬家》之后,去年又在《青海湖》发表小说《窗子里的月光》,引起文坛新一轮关注。
  
  孙谦:忧郁的主义者
  
  《雪的忧郁》是近由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2007中国最佳诗歌》中精选的孙谦的一首诗歌。作为宝鸡中青年诗人方阵中一位颇具实力的诗人,尤其是一位回族诗人,孙谦沉默寡言、谦逊有加,确有“雪的忧郁”,因此有人称他是“古典主义者”。曾有评论家认为:孙谦诗的现代意识、意绪的自由抒发,成为古典新诗创作的心态的最好诠释。多年来,他在地处宝鸡清姜的一个大厂搞绿化,用一个花工的手艺和心思在虔诚而缜密地经营着自己的“诗路花语”。
  16年前,孙谦以组诗《魏晋风骨》获台湾首届屈原诗奖,“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局面逐渐打开,开始在国内产生广泛影响。近年创作渐入佳境,在《中国诗人》、《新诗界》、台湾老牌诗刊《创世纪》等刊连发组诗,中国穆斯林网《原创文学》中开有其电子文集《腊梅之香》,伊斯兰之光网《伊光文苑》也首开其个人诗专辑。孙谦在台湾地区文坛颇有诗名,备受推崇。2004年,台湾蓝星诗社专门为他出版了第一本诗集《风骨之书》。去年《中国诗人》第3卷又重磅推出他的组诗、照片和创作随笔,《创世纪》邀请美国温哥华的洛夫、台湾的愚溪、李进文等5位诗人进入“当代诗人新作展”,唯孙谦是大陆诗人。他以组诗《巴勒斯坦》7首作品向战火纷飞的远方同族兄弟发出问候,如编者按所述:“诗人以特具细密的观察,披沥此一人类灾难真实的场景,令人动容。”
  今年孙谦的诗歌活动“力度”更大:除在《创世纪》春季号发表4首新作外,2月份还应邀参加了伊朗驻华大使馆在奥卡西平片对人体有副作用吗福建泉州举办的文化艺术展;除夕之夜在福建漳州东山岛,一个民间诗歌组织还邀请他参加专门为其召开的“孙谦诗歌朗诵会”呢。
  
  宁颖芳:国风里走出的女子
  
  西岐故地是《诗经》的摇篮、周文化的故乡,被誉为“作家之乡”。出生于岐山马江的宁颖芳便是从国风里走出的窈窕女子。殷殷才情、楚楚清丽、纯纯本性,让她成为一个天生的诗人。
  早在宝鸡文理学院中文系读书的时候,18岁的小宁便在著名文学评论家、恩师赵德利教授的指导、鼓舞下,以“阿梅”的笔名开始在《诗歌报》、《星星》、《词刊》等大刊登台亮相,宛如一枝出水芙蓉。毕业后先在蔡家坡蔡镇初中教语文,后又调咸阳公路管理局从事新闻宣传至今。她的诗句处处弥漫着古典、浪漫的唯美情调,第一本诗集《红指甲》让千古秦都第一次擦亮了眼睛。很快,散文集又让她成为三秦文坛一个敢在《纸上独舞》的女子,《诗刊》、《绿风》、《公路文学》等杂志多次推出她的诗、文专辑,从不张扬的她却在西部文坛悄然显山露水!这不,刚由《星星》诗刊推出她的最新诗集《雪,或者爱情》正在三月吐绿……
  从去年开始,“阿梅的花屋”在新浪博克上人气火旺。原因不外是她的文笔朴素、执著、深情、大雅,如此秉赋的女诗人在全国也不多见,应该是继刘亚丽、杨莹、李小洛之后,陕西女诗人中的新贵,也是在辽宁的宋晓杰、安徽的路也、四川的杨晓芸等全国70后女诗人中升起的一颗新星。或许,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到她的诗歌在当下诗坛的价值和应当占有的分量!正如我省著名诗人耿翔在《雪,或者爱情》的序中所言:“它的如期到来,加深着我对一些诗人和诗歌的理解:那就是一种单纯。它对我们剥去许多繁杂地遮蔽诗的东西,捍卫和提纯诗性,让诗回到诗本身,无疑是有它自身的价值的。”


  “小院春风落花时,堂前散漫飞香雪。”这是我从法门寺一块残存的碑刻里读到的诗句。它不妨就是宁颖芳诗歌的化身。读着如此美丽、细腻、精致、优雅的诗句,我的眼前恍然出现一位西府撒花的仙子,背影的风里飘散着些许的清香,沿路的土里呼啦啦冒出鲜嫩的草花……
  
  ●少壮派搭建的“次森林”
  
  马召平:还是那�g乡土放不下
  
  这个岐山小伙骨子里长满了孤傲和忧伤。尽管他的脸上常有谦逊的笑容,扛着摄像机常拍一些和谐奋进的镜头。但我知道,他身上弥漫着典型的、浓郁的诗人气质,内心充满了诗歌“寒号鸟”的呼号。因为从一个忧郁青涩的少年诗人到宝鸡文理学院的大学生及至后来工作的宝鸡电视台再到如今的省电视台记者,我一直看着他的成长、成熟、成家、成功,看着他和王琪、黄海、李小洛、宁颖芳、邹赴晓等逐渐成为陕西诗坛70后的核心人物。
  我们有师生缘、朋友情,他是我最看中的弟子。他的第一本诗集《渴望飞翔》就是我给编的,那时他是太白县高中文学社的社长,17岁起即在《中学生》、《中国校园文学》、台湾《秋水诗刊》、《诗歌报》月刊等杂志发表诗歌,18岁因诗参加北戴河青少年文学夏令营,当选过全国十佳文学少年,获得第五届全国中学生文学征文最高奖。这在宝鸡文学青年中是凤毛麟角的!后来我们在宝鸡会合又一起策划主编了《阵地》诗报,至今也断断续续地办了15期。
  召平过早沉浸于文学的海洋,带给他波折的同时更给了他诗神的眷顾:其诗多次被《诗选刊》、《意林》、《小品文选刊》等报刊选载。去年他又开始“转场”散文写作,《打煤场》、《乡村秘方》等多篇散文被《天涯》、《红岩》、《福建文学》等杂志选用,部分作品被收入《西部散文50家》等选本。今年第3期《诗选刊》上半月以“最新力作”为题大版面推出其14首新作,第4期《美文》杂志在“散文新势力”栏目头条刊发其散文小辑并配发评论,第5期《小品文选刊》将在“作家研究”栏目力推出其散文专辑。召平平静地告诉我,他的散文集《如歌的农具》今年将由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但我能听出口气里那几分掩饰不住的小喜悦。
  从当年的《渴望飞翔》到前年公开出版的诗集《敏感的生活》,再到现在的《如歌的农具》,召平的越发接近乡土、市井等底层生活,也更接近一些和心灵有关的形而上的东西。愿他在古城长安尽情展示他朴素大气的文学才华吧。
  
  范怀智:《兽》角挑开文学的大门
  
  今年初,一部近60万字、尚未出版的长篇小说《兽》,让岐山农民范怀智一鸣惊人:在新成立的陕西文学院首批签约的14位作家中,他是年龄最小的一个,也是宝鸡作家中仅有的一个,更是唯一的农民身份。首批签约作家中,吴可敬、贺绪林、寇挥、李春平、冷梦、杜文娟等多为报刊编辑、创作干部或大学教授,另类只有他这个特立独行的村里的《兽》!
  今年30岁的范怀智是个腼腆的汉子,为了实现自己的文学梦想,10年前毅然辞去大学毕业后在韩城一家钢厂找的一份挺好的工作,将自己彻底交给了文学。为了写作和生活,他敢学老家走出的前辈作家冯积岐“精脚闯文坛”,甚至在宝鸡家具城给人当搬运工也在所不惜。2002年底,他的处女作《找姐》在《文友》杂志发表。从2003年后,他的短篇小说《梅是一只羊》、《十月二十三日清晨》、《若梅的婚事》、《兵》等小说在陆续在《延河》、《秦岭文学》等杂志发表。特别是市文联《秦岭文学》的副主编陈新明对他宠爱有加,给了他极大的鼓舞和帮助。他的生活是清苦的,一把挂面几棵青菜就是他每天的营养;但在文字搭建的梦境里,他忘情地遨游着:《月光》、《河·岸》、《打羔》、《卷阿》共计近百万字的小说却悄悄诞生了。


  《兽》描写的是故乡凤凰山下的乡村世界,他的笔触已探寻到乡村隐秘的生活内部,死亡、欲望、恐惧、贫穷和命运,犹如一只无形的巨兽,在吞噬着世上的一切……范怀智,终于用《兽》的犄角挑开文学殿堂的大门!
  去年冬天,范怀智娶了个岐山老家的媳妇,总算成家立业让父母放下心来。如今,他一边和爱人在西安打工,一边将他已改过2次的《兽》继续修改,争取早日出版,不负家乡对他的期望!
  
  秋子红:小小说走出“阳关道”
  
  多年前我曾写过有关推介秋子红的文章,那时他正热衷于诗歌,成就不小。大约是1996年后他渐渐“邪门歪道”地写起了小小说,当我还持怀疑态度时,一个个转载的喜报让我瞪大了眼睛:短短几年间,他的小小说开始在《百花园》、《短篇小说》、《延河》等纯文学杂志发表,其中《有一种香烟叫红豆》、《朋字的另一种写法》、《鞋》、《心形书签》、《娘家》、《爱情之轻》、《盐》、《今夜无故事》等20多篇被《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散文选刊》、《读者》和《小小说大智典》、《时文选粹》、《感动中学生的100篇小小说》、《2006中学生最喜爱的锐利小小说》等畅销杂志和书籍转载,小小说《有一种香烟叫武汉治疗癫痫哪家好红豆》还被燕京大学作为中文系《写作》教材小小说范文。《延河》执行主编、评论家常智奇曾撰文称他的这些作品别具一格,是“诗意的小小说”。看来“转型”是成功的!
  这几年,秋子红曾在“小小说作家网”上开过一个叫“一个人的文学”的文学博克。它描述了秋子红真实的生活状况——在岐山蔡家坡一家叫丰宝化工的工厂,文学是电工宋睿一个人的事业,他像西方神话里那位倔傲的西西弗,在没有人关注的生存境遇里,默默搬动着他的“文学之石”!
  在新浪网举办的“书赢天下”大赛论坛上,我集中阅读了秋子红的小小说作品集《爱你,就会吃你的剩饭》,深为他的文采和奇思妙想折服。看来,即将进入不惑之年的他对未来的确不惑了,他是认定小小说的“阳关大道”、铁心要将小说创作进行到底!最近通电话,秋子红说他正呆在老家写东西呢。我在这里祝愿他一路走好。
  
  郭兴军:不识俗世规则的诗孩
  
  “流浪诗人”郭兴军终于从网上火起来了!近百家文学网站转载他的诗歌、小说,我想这是迟来的喜讯:这个10多年前我就认识且为其写过专访的陇县农村小伙,诗写得多青春、多漂亮啊。早在1994年,21岁的他凭诗歌《女人》获得《飞天》举办的全国诗歌散文大赛二等奖;1996年,他的散文《在诗意的夜晚飞翔》获得辽宁《芒种》举办的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他是个心地天真、不识俗世规则、只管埋头读书的人,所以在生活中处处碰壁也是可想而知的。这些年虽屡遭挫折,生活窘迫但始终朝气蓬勃:他的近千篇诗文光顾过大大小小的报刊,在《星星》、《诗林》、《绿风》、《中国校园文学》、《中国铁路文艺》等四面开花,作品多次入选《2000年中国散文诗年鉴》等选本,成绩不菲。其实如他在诗中所言:“在陇州的天空下/写诗,流浪,在田间劳作/我没有爱情打扰的双手/ 拍起来格外有力/也格外响亮”——
  了解他的身世的人都很同情他的境况:哥嫂打工失踪、父亲意外猝死、自己遭遇婚变、下岗、病痛……当厄运接连降临在他文弱的身心时,30多岁的他竟写出3000多首诗、100多个短篇小说,自编了《写不尽心灵的高贵》等20部诗文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在他庞大的组诗《大师》中,能把雨果、普希金、但丁、帕斯捷尔纳克、梵高等30多位世界级大作家齐齐审视一遍,这在诗人中也是奇迹,表明他的追求还很高远。


  尽管贫穷至今仍像疯狗一样撕扯着这个自由职业者,但他依然坐在自家的屋檐下用笔忘情歌唱,豪迈地歌唱、温暖地歌唱、甚至短暂地、幸福地低吟浅唱!也尽管没有多少人理睬这个颇有才华的年轻人,却并不等于这个世界抛弃了他,最起码,我们还在关注、关心着这个在低处生活、在高处梦想的诗孩!
  
  赵林祥:聋哑也能听到布谷声
  
  今年44岁的赵林祥是岐山县大营乡巩寺村人,12岁时因注射链霉素中毒成了聋哑。所幸美国残疾女作家海伦·凯勒的故事感动并一直鼓舞着这个身残志坚的汉子,他以顽强的意志战胜厄运、挑战自我,经过自学最终成为享誉三秦文坛的聋人作家。
  1983年春,《秦岭文学》发表了赵林祥的处女作、小说《摇篮》。此后,描写家乡风情的《清清香草水》、《浓浓菊乡情》、《春到溪头荠菜花》、《布谷声声》等各种体裁的美文相继在各级报刊上发表并获奖。1990年,他被评为宝鸡市十大杰出青年;1991年5月10日,在全国第一次残疾人表彰会上,27岁的赵林祥被国家人事部、民政部、中国残联授予“全国自强模范”称号,并受到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我省著名记者、作家周书养根据他的感人事迹专门采写了近万字的报告文学《战胜百般厄运的聋人作家》,发表在《家庭》2000年3月下半月刊上,感动了无数善良的人……
  20多年来,赵林祥已在全国报刊发表散文、小说150多篇,先后有15次获奖。近年由华夏出版社出版的全国残疾人佳作的《收获感动》、《放飞希望》等散文集,几乎年年收录了赵林祥的《感悟平等》等精彩篇什。特别是他在陕西省残疾人散文诗歌大赛中荣获二等奖的作品《亮亮·木车·小鸟》,竟受到大作家陈忠实的高度赞扬:“这篇散文更像一篇精彩的小说,它提供给我们思量的内蕴丰富宏大而又十分单纯,就是人类关于良知的坚守和背叛。作品写得含蓄、自然,故事类近寓言,却使人领受到真实,语言的简洁干净尤值得称许。”
  这几年,人到中年的赵林祥白天在建筑工地推灰拉沙,晚上则伏案工棚床头创作。三载风雨,苦熬不歇,终在在2006年完成了一部讴歌残疾人事业的26万字的长篇小说《理事长》。在报社的编采大厅,我首次见到他,就被他的坚毅和笑声征服,但愿好人好梦成真!
  
  ● 潜滋暗长的“地下森林”
  
  白立:我得先提一下这条好汉的“当年勇”:上世纪8、90年代,白立就站立在宝鸡诗坛了,《诗神》、《红岩》、《延河》、《人民日报》(海外版)等报刊大面积发表过他的诗歌作品,报告文学曾获得“中国潮”等全国大奖,出版过散文集《为了梦中的椰子树》、诗集《黄土热恋》等,是个不可小觑的角色。2004年5月23日,在由《阵地》诗报策划、宝鸡文理学院中文系首次举办的“宝鸡诗歌创作研讨会”上,景斌、黄默、白麟、孙谦、怀白、柳琴、白立、秦舟、郁枫等9位宝鸡诗人集体亮相,为当地纯文学创作擂鼓助威,青年评论家刘崇学专门点评他的诗。这几年他作为《秦岭文学》的副主编,扶持、培养了不少文学青年;在创作方面则偏向文学评论和随笔,搜狐博客上的“苦咖啡白立”大致就是这些东西的碎屑。或许他觉得当下不是写诗的好环境,不如来点随笔自在、痛快。但我觉得,这是对诗歌未来缺乏自信的表现,期待他能重振诗旗,和我们并肩作战!
  
  秦舟:虽然只是宝鸡长岭集团里的一名小工人,但他却一直没有停止自己的思考。“位卑未敢忘忧国”说的就是他。他的笔名其实已经传达了他将作一匹骆驼孤身奋战沙漠的超人愿望!这位70后诗人早年创办《黄土地诗报》,带着他独具魅力的思想和文字向我们走来,《致恩格斯》等一批政治抒情诗过早显露了他的雄心、理性。多年来曾先后在《诗歌报月刊》、《绿风》、《延河》、台湾《世界论坛报》等海内外报刊发表近百诗作。近几年他仍擎举自己理想主义的大旗,在疲软的诗坛像唐·吉柯德一样鏖战!现在他依然写诗不辍,是我们宝鸡民间诗报《阵地》的核心成员。秦舟曾著有诗集《错觉》,我不知是他对这个世界产生了错觉,还是快速运转的烟火人间对陌生的诗人产生了错觉,我只担心跟我一样势单力薄的秦河小舟,要在滚滚红尘中前行是件多么艰辛的事!他的大名叫杨小军,我期盼他能坚持下去,用好诗把自己变成一个实力剧增的“过河卒”。


  
  斜阳:眼看都快“奔五”的人了,还坚守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着实令我等敬佩。感动之余,我常不自觉地联想到他的笔名何以叫做“黑龙江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斜阳”?说是对人生抱有悲观的态度吧,却见他每次手拿乒乓球拍外还提一双球鞋,颇重视锻炼身体的样子。杨本寿早年曾在宝鸡九冶工作,业余发表过不少作品。后来自谋职业,现在西安的《美报》作记者,成日里奔波在城乡采访、写新闻稿,小说创作只能在业余进行。2003年以来,斜阳先后在《小说家》、《飞天》、《清明》、《延安文学》等大刊发表中篇小说《暗门》、《左门》、《错门》、《对门》、《阴差阳错》、《飞鹰》等,其中《暗门》在《今早报》连载一个月,还在《西安商报》开设散文专栏两个月,两年间断断续续写出了23万字的长篇小说《暗香盈袖》。这部60章的爱情悲剧探索都市爱情伦理、呼唤爱的回归,期待今年会有美满结局。
  
  李喜林:这个出生在凤翔县彪角镇的40来岁的业余作家,幼年丧母让他深谙人生的艰难,但凭着信念和毅力,18岁那年终在浙江的《三月》杂志上发表了散文处女作,此后屡屡在《诗神》、《陕西日报》等报刊亮相。其间他在宝鸡打工靠卖报纸养活自己,1985年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我的作家梦》。现在虽已是《西北信息报》的部门主任了,却喜林始终不忘他最初的目标。2007年是他的丰收年,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散文集《岁月深情》;散文《那片苜蓿地》获“2007年中国散文年会百篇作品奖”,并入选《2007年中国最佳散文》一书;散文《悠悠石磨声》在中国作家网发表后,被收入《散文选刊》增刊;短篇小说《声音》也在《安徽文学》月刊发表。《安徽文学》今年6期已通知将刊发他的中篇小说《爱情岁月》;更可喜的是,他成为《中国作家》的签约作家,签约两年期间将创作一部关注民生的长篇纪实文学。如今,一部30万字的长篇小说《百年老村》业已完稿,今年有望“出炉”。
  
  范宗科:从这个48岁的男人身上,看到的却是30岁小伙子的激情与冲动,甚至还有几分20岁小青年的稚嫩和急促。但你认为他还不成熟那就错了,生活中他是个成熟老道的商人,在宝鸡医药大厦有限公司担任经理都好几年了;可在内心深处他却是个性情十足的文学狂徒,文学、书法、音乐、长跑构成了他的业余癖好。他笔名郁枫,似有忧郁的因子,用他自己的话说“忧郁使我以常人所没有的敏感感受生活里太多的痛苦,忧郁使我深刻,使我理解和善待他人,使我在思考中获得快乐。”写诗20多年攒下2000首诗作,但他投稿极少,偶有作品散见于《诗歌报》、《宝鸡日报》、《秦岭文学》、《阵地》等报刊。倒是对书法很上心,曾获过长沙“黄兴杯”全国书法大赛三等奖。他的目光游移于社会的底层,擅于捕捉原生态的生命渴望,诗歌就是他平民理想的表达。正因此,在2004“宝鸡诗歌创作学术研讨会”上,我特意把他和其他8位诗人列入评论家的视野。
  
  无奇:一个从扶风县法门农村走出来的“泥腿子”,后来的“宝鸡技工”、再后来去南方闯荡的“打工仔”,而立之年已在浙江成家立业的“海宁人”,至今仍然用汗水书写青春的“青年作家”!李武岐一直在社会底层漂泊、游走,他的很多诗文自然而然地带着打工的“伤痕”。去年是他文学创作的“井喷期”:在大型双月刊《天涯》2期发表约万字散文《江南私企打工手记》,在《诗刊》、《北方文学》、《蓝铃》等刊发表《一个人的漫游》等10多首诗歌,在《北京文学》上发表近2000字的评论,并在《嘉兴日报》、《南湖晚报》等报开辟个人散文专栏。其中《江南私企打工手记》在《天涯》杂志发表后又先后被《杭州日报》、《联谊报》、《工人日报》等全文或整版转载,并入选花城出版社最新出版的《2007中国散文年选》。加之此前在《红豆》、《文学港》、《诗选刊》等刊发表的诗文,累计约20万字。


  
  简平:10年前,贾村塬上的残疾青年杨建平靠从伯父那里借来的150元钱在市区一角干起了修车工。如今新建路西头不仅添了一个他白手起家的“简平车铺”,命运还为他添了一双幸福的儿女。与修车同步进行的则是他孜孜以求的业余创作,他默默用沾满油污的手书写心灵的东西,其间写出散文30多篇、诗歌50多首、书画评论4万多字,曾在《延河》、《秦岭文学》、《康巴文艺》等报刊发表作品,出版有小小说集《飞翔的鸟》和诗集《夜歌》。2004年,其诗《我们相扶上路》、散文《窗棂上的丁香》分获陕西省首届残疾人诗文大赛二、三等奖;2005年5月,他作为全省唯一的残疾人作家参加了首届中国残疾人作家联谊会“绵阳李白故里笔会”。作为宝鸡市的自强模范,简平疾患的双腿无法健步如飞,而他的灵魂却一直飞越在流畅的文字中、飞越在喧嚣的城市上空!
  
  张格娟:都说“深山出俊秀”,这个从小被陇州山水滋养的女子化名“北方的麻雀”,笔下的文字沾染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灵气:3年来她在《中国铁路文艺》、《百花园中外读点》、《短小说》、《作家天地》、《小小说月刊》等报刊发表小小说、故事过百篇,其中《补丁》还入选《时文选粹》一书。她的小小说大多都具有故事的味道,很好看,什么《最不经意的人救了我的命》、《地球上的最后两个人》、《47号生死档案》、《卖身契》、《背篓的秘密》、《麦客》等等。她的文字与浮躁的城镇气质不和,有着时下读者所期盼的纯朴气。年前听说她当选为四川省小小说协会的理事,还风风光光地去了一趟天府之国,看来“麻雀”真的要变成凤凰了。其实,10年前从宝鸡农校毕业分到陇县种子公司上班后,为生活为工作她曾与文学一度失之交臂,今又重整旗鼓拐道自己热爱的写作之路上,想必她是打算一口气走到黑的!
  
  苏龙:这是大墙下的行吟诗人。早在高中期间他的诗文就在家乡甘肃《平凉日报》及华亭县文联的刊物《芮水》经常出现,2001年大学毕业分配到宝鸡监狱一直负责宣传工作。几年来他先后在《宝鸡日报》、《作家文苑》、《长青藤》诗刊(美国)、《阳关》、《天涯》等报刊发表诗歌百余首,曾获得“好心情”全国诗歌征文三等奖。读他的诗文,能轻易地感受到浓郁的西北风情。这缘于他从泥土中生长起来的情感因子从未枯竭,就是在走进城市丛林后也一直在潜滋暗长,阳光、雨水、麦子、谷物、民歌如花朵一般在他的诗里恣意绽放。许是经常和大墙里的服刑人员打交道吧,这个虔诚的写作者会用独特的审美目光和心灵去寻找与发现惯常被人忽略的东西。“在我的余生,我肯定会让我的笔写下热烈的麦子!”这就是70后警官苏龙的诗歌宣言!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坚守小说阵地并卓有成绩的还有陇县文协主席杨晓明、职业女性肖寒、宝鸡铁路司机学校的周宝琴等;新老诗人中,辛勤耕耘的还有深圳的祁念曾、宝鸡日报的赵风、《三秦都市报》宝鸡记者站的王宝存、岐山的丹心、宝铁的夏梦、太白的张海明等。版面所限,这里再不一一列举了。
  
  ( 《宝鸡日报》西部周末五版2008/3/28发表)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